工作机会 - 正文
涨得发慌!举国系统等于半导体盛世 2020-01-26 15:39

各位君友们,君临提前给大家拜个早年啦,我们将在1月21日-2月1日期间暂停推送新文章,在这期间,将会显现2019年的9篇优良文章。本文首发于2019年12月23号【涨得发慌!举国系统等于半导体盛世】

2018年,半导体行业太难了。

Choice终端的36家半导体企业全军覆没,平均跌幅39.45%。

可回想来看,却是绝佳买点,Trade War挡不住涛涛大势,美帝打压所在,正是渴望所在,当全民形成共识后,半导体行业迎来最好的时代。

2019年,国产芯片(BK0891)从年初的832.2点暴涨至1368.53点,板块涨幅高达64.45%,牛股更是成批量涌现。

闻泰科技从21.45元飚至104.03元,涨幅近5倍;

韦尔股份从29.34元涨到146元,同样5倍涨幅;

10倍的卓胜微(300782,股吧),5倍的圣邦,3倍的汇顶……

一枝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加上韦尔和闻泰先后迈入千亿市值,半导体从体量上已跻身为资本市场的主力板块。

这还是炒概念?

不要猜疑,半导体的盛世已到来。

1

毛衣战后,半导体成为焦点。

政策的扶持,舆论的领导,投资的热捧,全部板块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调。

可我国半导体能不能走出来,没人有底气,毕竟发展了半个世纪,仍弱不禁风,投资者们也是深夜走路吹口哨,自己给本人壮胆。

目前板块内,闻泰科技(600745,股吧)和韦尔股份(603501,股吧)风头最盛。

两者市值破千亿,还在11月被纳入MSCI,已成为半导体板块的标杆,研究这两支当红炸子鸡,才华多少对我国半导体有点直观意识。

说到这两货,深扒后会发现个中滋味难以言表,虽然是国内最精良的标的,却都是“舶来品”。

2014年是我国半导体的转折之年。

此前,因为"汉芯"丑闻及方舟、龙芯的攻关接连失败,半导体行业被批得皮开肉绽,政府也学鸵鸟打了退堂鼓,转而搀扶光伏、风电等行业。

在很长的时间里,政府都处于缺位状态。

缺少政府领头后,光靠老专家们的热情是带不动这艘航母的,再加上我国投资半导体有“肠梗阻”,投进去出不来,正如陈大同所说:

“投资所有领域都能赚钱,然而只有一个领域是不赚钱的,那就是半导体工业”

缺乏历史进程,个人努力只能是白搭。

欠下的债总要还。

随着下游市场的暴发,我国半导体市场范畴增加到全球60%,可我国“缺芯少魂”,自给率不到10%,芯片进口额达到原油的两倍。

每年数千亿美元,花得领导心慌。

2013年,坐不住的老专家们再次联名进言国家发展半导体,新任领导层从善如流,半导体重回主流视线,这才有了国家大基金的诞生。

国家队举措迅速,制定两步走方针:

1、国内“广撒网”;

2、国外买买买。

但并购之路并不顺畅,甚至可能说处处碰壁。

2016年1月,金沙江创投停止收购飞利浦旗下的Lumileds部分;

2016年2月,华润微电子和清芯华创26亿美元收购仙童半导体,被仙童拒绝;

2016年2月,紫光团体37.7亿美元收购西部数据,同样流产;

失败起因都是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CFIUS)阻挡,CFIUS由美国财政部长担当委员会主席,代表们来自美国国防部、国安局等局部,主要对可能影响美国国家保险的外商投资交易进行审查。

可CFIUS的作为,却充满美国式“等同”。

2014年后,智能机、平板等销量增速放缓,半导体行业出现消退迹象,在寒冬中,半导体巨头们开始并购整合,报团取暖。

2015-16年,半导体行业掀起并购狂潮。

2015年2月,恩智浦118亿美元收购飞思卡尔;

2015年5月,安华高370亿美元收购博通;

2015年6月,英特尔167亿美元收购阿尔特拉;

2016年7月,软银320亿美元收购ARM;

2016年10月,高通440亿美元收购恩智浦……

这轮并购潮对整装待发的中国队来说是绝佳机会,但上述标的先把口水擦干净,别想太多,能捡点漏也不美哉。

老美开始发话:我不要你想,我要我想。

半导体是高科技的代表,也是发达国家的入场券,美日欧韩和台湾省皆是如此。

正是靠着半导体的垄断地位,他们才能站在产业链顶端,把其余国家安排的明明白白,张三卖原料,李四供应劳力。

现在李四(中国)想成为劳心者,造作是所有西方国家不乐意看到的。

过往的实际也无数次证明:

在相同的层级,中国制作罕逢敌手。

遏制、打压势在必行。

作为带头大哥,美国当仁不让肩负起处罚“搅局者”的重任。

CFIUS打着维护“国家好处”的旗号,开始给中国上眼药,结果正如上面所举例,中国的海外shopping多以失败告终。

美国豪威和安世半导体可谓各有机缘。

2

美国豪威1995年成立,主营图像传感器芯片制造,曾是世界图像传感器市场龙头。

在2010年仍占据21%的市场份额,力压Sony的17%和三星的15%,苹果的iPhone4也是使用豪威的传感器。

奈何岁月这把杀猪刀,半点不留情,老龄化成为豪威的拦路虎。

首创人洪筱英76岁,首席技术官 Howard Rhodes 65岁,其余从摩托罗拉出来的兄弟也都老胳膊老腿,逐步跟不上趟。

在先后被索尼和三星赶超后,管理层有了颐养天年的主张。

洪筱英是上海人,治理层也有多位华人,且公司近8层销售额来自中国,实质上就是华人公司,回报祖国自然成为首选。

2014年初,北京开端与豪威接触。

2014年8月14日,豪威公布私有化消息,已收到以清芯华创、中信资本为首的中国财团16.7亿美元的现金要约收购。

值得留神的是,国度大基金成破时间为2014年9月,时光差的存在使老美并不引起重视,究竟中国在半导体上的退败惹人注视。

先机已失,美国也就未多加拦阻,豪威在2015年5月同意被中国财团以19亿美元收购,最后成为北京豪威的子公司。

美国豪威就这样安全到手。

安世半导体,则更多体现的是国家力量。

智能机增速放缓后,高通的日子开始好受起来,与苹果和中国军团的专利纠纷也让其面临巨大的业绩压力。

高通财报显示,2015年第四财季营收为55亿美元,同比降低18%;净利润为11亿美元,同比降落44%,事迹大幅下滑。

为扭转颓势,高通将目光放在了恩智浦身上。

恩智浦是全球最大的汽车半导体供给商,在自动驾驶和物联网的发展趋势下,前景异样广阔。

并购恩智浦后,高通能够将业务延伸到汽车、物联网、挪动支付等领域,实现芯片全范畴制霸,再趁势将收专利费的流氓操作拓发展来,画面不要太美。

且恩智浦和高通类似,已深耕中国市场,半数营收来自中国。

这象征着,我们当前用的手机、汽车及其电子产品都有可能被高通薅羊毛。

专利流氓就是那么NB,且面对技巧上的碾压,我们压根无力抗衡。

不硝烟的战役,远比假想的可怕。

当然,事件也没那么扫兴。

背靠全球最大消费市场,我们至少可以保障:

我的地盘,我做主。

根据中国的《反垄断法》规定:

经营者集中只有在寰球年营业额合计达到100亿公民币,且至少两家经营者上一年度在中国营业额到达4亿国民币的,那么便须要向中国商业部申报,以进行反垄断审查。

高通和恩智浦都远超标准,两者并购就必需要中国拍板,否则:

对不起,产品别卖到中国来。

2016年10月,高通宣布收购恩智浦。

获批过程堪称顺风顺水,先后获得包含美日欧在内的八个国家和地区批准,为争取中国支持,美国也早早释放“善意”。

2016年6月,恩智浦的尺度产品事业部被建广资产以 27.5亿美元全资收购,这就是安世半导体。

建广这盘棋也下得很大,早在2015年恩智浦收购飞思卡尔时就开始布局。

恩智浦和飞思卡尔都是射频芯片领导者,市场份额共计占全球60%,为避免违反《反垄断法》,恩智浦必需将其射频功率部门独立出来。

恰好这笔并购也需要中国首肯,这坨肉自就这样到了建广资本碗里。

建广以18亿美元将其收入囊中,成立安谱隆(Ampleon)公司,同时还与恩智浦成立功率器件合资公司瑞能半导体。

能收购安世半导体,同样是这盘棋的连续。

“市场换技术”,再熟悉不过。

比拟其他海外并购所受到的阻拦,安世半导体名目仅在半年多时间里就先后通过美国、欧盟的反垄断审查,连CFIUS也欣然首肯。

中国市场魅力之大,让人惊叹,这也是我们最大的底气所在。

高通这笔收购终局也不错,由于博通搅局和毛衣战暴发,耗时数年以失败告终。

建国同志以前说他是好人,君临还不信,现在看来,这话真没说错。

毛衣战搞得声势浩大,当初也趋于跟解,作用就是打醒了很多中国人,连高通这笔收购流产都是拜其所赐。

这种爱国精神,值得我们所有人学习。

3

再回过分看,海内的并购也是部狗血史。

美国豪威私有化后,北京君正(300223,股吧)的刘强首先扑上去,毕竟是清华系在主导,校友间客气话不久说。

奈何2017年融资环境恶化,证监会对这类蛇吞象式的并购非常不感冒,折腾大半年后,刘强黯然出局。

同是清华校友的虞仁荣来了。

2017年6月,韦尔股份发布布告策划收购北京豪威,眼看就差临门一颤抖,闻泰科技的张学政不干了。

好歹在清华五道口学院混过,凭啥不算上我。

闻泰科技作为手机ODM龙头,张学政早有延长到上游半导体器件领域的愿景,豪威和安世半导体的私有化都有加入其中。

张学政操纵的珠海融锋持有北京豪威11.79%的股份,是最大的单一股东,在其强烈反对下,韦尔的收购也搁浅了。

但这事不能就这样拖着,参与私有化的财务投资者都等着套现呢,陈大同恰是在此时出任北京豪威的常设CEO,成为破局者。

小孩子才置气,成年人更器重利益。

在陈大同的撮合下,虞仁荣得到北京豪威,当然张学政也愿意退出,因为有更合适的标的呈现,安世半导体。

建广资本的李滨同样是清华人,都是校友有啥不能解决呢,所以说平台无比重要,读书无用论完全是扯淡。

张学政就这样得到安世半导体。

韦尔股份和闻泰科技由此跻身为半导体新贵,在自主可控的呼声中,成为2019年资本市场最闪烁的明星。

那么问题来了,2020年他们还会连续闪耀吗?

先看闻泰科技,首先可以清楚即便没收购安世半导体,2019年表现也不会差。

ODM厂商也称为原始设计制造商,也就是经常说的“贴牌”,依据客户的规格恳求来设计好生产产品,再贴上客户的品牌销售。

可千万别瞧不上,目前市面上的千元机大部分采用ODM生产,小米更是75%的手机都决定ODM。

2018年寰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为14.1亿部,低端机约10亿部,其中ODM厂商出货量就达到3.2亿部,占中低端机型的32%,市场不堪称不大。

ODM厂商的利润主要来自设计费,供给链本钱管控以及生产制造,属于高投入、利润率低的行业,行业毛利在8%左右,净利率更是不到3%。

跟着手机市场集中度的提高,手机品牌商的议价才干越来越强,ODM厂商的利润被始终压缩,市场逐渐集中到多少个大型ODM厂商手中。

2018年,TOP3闻泰、华勤和龙旗的市场份额已高达73%,随着行业加速洗牌,未来还将进一步提高。

闻泰2018年ODM手机出货量9020万部,是全球最大的ODM厂商,客户包括华为、小米、三星等几乎所有的品牌客户。

可闻泰的日子并不好过,随着智能机销量下滑,叠加原材料涨价、汇率稳固等,闻泰的业绩大幅下降。

2018年,闻泰的营收为173.35亿元,同比增长2.5%,还能接受,净利润则下滑到可怜的0.61亿元,同比下降81.47%。

好在公司终于在2019年打了翻身仗。

2019年,智能机市场持续回暖,到Q3时出货量已达到3.58亿部,同比增长0.8%,时隔两年重回增长。

同时,公司在2018年新增三星、OPPO和LG三家客户,2019年订单持续导入,成为公司增长的主要来源。

随着公司手机销量增长,业绩迎来爆发式增长。

2019年Q3,闻泰的营收达到218.7亿,同比增长98.74%,净利润5.3亿,同比暴增413.19%,且盈利趋势持续向上。

未来公司ODM业务的看点有两方面:

1、增量客户持续导入;

闻泰潜在最大的增长点来自三星,三星2019年遭遇水逆,半导体和移动通信两大部门均扑街,Q3盈利仅3.05万亿韩元,同比大幅减少77.7%。

9月底,三星关闭惠州工厂,全面退出中国,准备将生产基地转移到越南、印度等东南亚国家。

为应答中国军团的进攻,三星宣布将踊跃拥抱ODM模式,在2020年将6000万部智能手机外包给ODM厂商出产。

作为三星的御用ODM厂商,闻泰将分到大部门蛋糕,带来上百亿营收,OPPO等新增客户的订单也会持续增长。

2、5G带来的换机潮。

5G手机这场盛宴谁也不愿错过,闻泰也不例外,很早以前就与高通合作,布局5G业务。

2018年1月,公司成为高通“5G领航盘算”6家中国配合企业之一,是唯一入围的ODM厂商,也是全行业独一的高通5G Alpha客户。

骁龙X50可以使劲霍霍,5G手机未来天然也不在话下。

仅ODM业务,闻泰的将来都有看头,更何况还有安世半导体。

4

安世半导体虽是恩智浦分辨的次品,也是满满的科技感。

收购实现后,安世成为中国唯一的世界级IDM半导体公司、中国唯一的车规级汽车电子半导体公司和中国最大的模拟电路半导体公司。

资产包括位于英国和德国的两座晶圆厂,位于中国、马来西亚、菲律宾的三座封测厂,以及在荷兰的一座产业装备研发核心ITEC,销售网络覆盖全球。

从细分市场排名看,安世半导体在世界前列,半导体年生产总量超1000亿颗,居全球第一,服务各领域客户20000家。

安世半导体在恩智浦手中时,成长性算不上好,2010-2016年的营收复合增速仅为1.1%。

背靠中国市场,又受益于自主可控,安世集团的营收由2016年的77.39亿元增加至2018年的104.31亿元,增长34.78%,年复合增长率16.10%,迅猛得多。

再从净利润看,安世半导体2017年和2018年辨别为8.19亿和13.4亿元,在我大A以40倍PE算不过分吧,毛估估都是500亿市值,这交易太划算了。

作为电子产品的基础元件,安世半导体的产品广泛应用于汽车、移动和可衣着设备、破费电子等范围,其中汽车业务占比达到40%,未来的最大看点也在于此。

这里就不得不讲新能源车,在汽车电子化的同时,功率半导体应用量也将大幅增添。

传统燃油车功率半导体的单车用量只有71美元,轻混车、 混动车、纯电动车则能达到90美元、305美元、350美元,分别提高27%、330%、393%,将带来巨大的需要。

随着汽车电子化程度的提高,将为安世半导体带来数倍的增长空间。

闻泰科技并购安世后,双方还可以资源互补,闻泰能借助安世的技能加快产品研发,安世也能借助闻泰在手机、物联网等领域的客户资源拓展业务。

这一定产生1+1>2的成果。

四季度安世半导体将并表,咱们可以毛估估下闻泰的净利润。

ODM业务今年8亿没问题,安世半导体15亿总有吧,闻泰持有79.98%的股份,归母12亿,闻泰今年20亿净利润毫无压力。

从现有千亿市值看,也就50倍PE,对比半导体行业动辄百倍PE,一点不外火。

况且闻泰正处于业绩爆发期,三五年利润打个滚并不难,到时PE又是多少呢?

相对而言,韦尔股份在资本市场要狂野得多。

韦尔的分销业务乏陈可善,主要看点是豪威。

豪威主营COMS图像传感器,是摄像头模组的核心器件,占全体模组成本的52%。

目前CIS芯片市场由索尼、三星和豪威主导,索尼占据全球42%的市场份额,三星为20%,豪威则为10%。

从下游应用看,智能手机盘踞60%的市场份额,安防和汽车次之。

北京豪威2018年营收87.1亿元,净利润4.13亿元,比较安世半导体的盈利能力,差了一大截。

但市场看好的是豪威的爆发力。

随着智能手机的发展,CIS芯片赶上了风口:

1、摄像头数目的不断增加;

2、摄像头不断升级。

咱们原来利用的手机以单摄像头居多,根据中国信通院统计,2018年全国在售手机后置双摄像头的占比已达到64%,三摄跟四摄也开始浮现,华为最新的P30 pro就使用了四摄像头。

同时摄像头像素也在不断进步,已从本来的8M/16M提高到现在的48M/64M,ASP一直提升。

根据 IC Insights 数据,CIS芯片市场空间将由2018年的142亿美元增加到2023年的215亿美元,复合增长率8.7%。

可照这增长率,压根谈不上爆发,这逻辑并不成破。

产品涨价才是真因。

CIS的上游是晶圆制造,每块硅晶圆切出的CIS晶片有限,CIS尺寸增大使每块硅晶圆切出的晶片数量减小,从而需要更多的晶圆来生产CIS。

今年以来,晶圆产能愈发弛缓,5M以下的CIS芯片重大缺货,高阶CIS市场也不遑多让,索尼的64M像素CIS芯片已出现供需缺口。

豪威的晶圆由台积电供给,产能充分,力推的OV48B储备充足,48M级产品将成为公司的主要增量起源。

产品涨价给韦尔带来宏大的弹性,这也是在豪威质地不如安世半导体的情形下,韦尔股份享有更高估值的起因,PE高达数百倍。

值得留心的是,韦尔股份市值1200亿,流利市场仅200亿,解禁潮需要倍加警惕。

至于如何取舍,则是见仁见智的问题。

5

半导体与花费股相似,都是报团"中心资产"。

固然短期涨幅过大,在毛衣战和缓的情况下,有回调压力,可从长远来看,君临并不认为这里会是终极大顶。

毛衣战惊醒了整个中国,即使现在太平洋(601099,股吧)对岸频吹暖风,自主可控的逻辑也不会改变。

在中国迈向发达国家的路上,半导体是必须攻克的堡垒,再难再险,也要硬着头皮往上冲。

诚然会面临美国的封锁和围剿,但中国本就是在苦难中崛起,从一穷二白到当初的神舟上天、高铁飞驰、航母下海……

这都是一点点啃下来的。

我们的半导体行业还很薄弱,万里长征才刚走出第一步,但我们有高瞻远瞩的引导层,有勤恳勇敢的中国人,没有不能克服的难关,这也是半导体行业最硬的逻辑。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苦心人,天不负,奋发图强,三千越甲可吞吴。

本文首发于微信民众号:君临。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危险请自担。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02-2018 QQ分分彩app下载www.fsfengcai.com 版权所有